圭峰古迹

圭峰古迹

白沙讲学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广东大儒陈白沙(陈献章)先生虽然是明代历史人物,但至今一直为人所推崇。纪念建筑有白沙祠、白沙公园、怀沙亭、白沙钓台、白沙纪念亭等,其中有唯一一个特别的“白沙讲学亭”,在新会圭峰山玉台寺前、“四君坟”上方,依岩壁而筑(见照片)。
白沙讲学亭建于民国9年(1920)。之前一年即1919年的重阳节前,本邑文化名人何琴樵先生组织300人声势浩大游圭峰,发起装点名山活动,从此时起至抗日战争前,圭峰山掀起兴建名胜热潮,如拱璧亭、四君坟、八贤亭、东坡纪念碑、朝安亭及思源池、李淡愚圭峰祝寿碑、明锡坊、永镇山门等。白沙讲学亭是第一批“产品”,由著名人士李淡愚先生函请旅居越南海防华侨谭雨苍(植三)捐款建成。


白沙讲学亭建成时间在“四君坟”之前。这组坟墓建于同年,现仍保留的《吴林二公墓志》、《关兆沅墓志》碑刻落款是民国9年(1920)。碑文提到:“其门下建议,谓两先生墓宜迁近圭峰白沙讲学亭,俾游览易瞻仰。”显然是先有讲学亭。有旧资料说亭建于1935年,不确。
选择此地建“白沙讲学亭”是有来历的,因为白沙先生当年曾在此地讲学。康熙二十九年刻本《新会县志》记圭峰有“白沙讲堂故址”,玉台寺“其东为小庐山,有庐山精舍,白沙先生讲学其中。”“明末废为榛莽”。现在讲学亭的位置,就是在这个土名叫小庐山上。其实在建筑讲学亭之前,李淡愚早就心仪此地。据民国8年(1919)南海霍启谦撰写的《圭峰游记》载:“李君淡愚以此地为陈白沙先生讲学之处,令石匠镌刻‘白沙先生讲学处’数字。”时机到了,在这里建白沙讲学亭应是顺理成章的事。此外,圭峰山历来是邑人重阳登高的胜地,玉台寺是必到之处,选择这里,更方便游人景仰先贤。
圭峰山是白沙先生活动很多的地方。康熙《新会县志》古迹篇有“陈白沙读书处”条目:“陈白沙读书处,在绿护屏下,前有浅渚六,深冬不竭,名六湖,湖边为钓台。”又有“白沙钓鱼台”条目:“白沙钓鱼台,在绿护屏后,前临湖水。”可惜这些名胜在民国初已无迹可寻。从上述记载可见,“白沙讲堂故址”与“白沙读书处”是两个地方,一在玉台寺附近,一在绿护屏。这里还需一提的是,白沙先生在圭峰设坛讲学时,“山居苦无笔”,另辟蹊径,采集圭峰茅草制成“茅龙”笔,书法刚劲有力,在书坛独树一帜,白沙书法得茅笔之功。茅龙笔及其书法艺术,效仿者甚众,今天仍能留传下来。
有点遗憾的是讲学亭里当年文人墨客的题迹难见,岩石上纵有个别石刻,也由于石质太软,现已难辨字迹。据广州李云谷先生抗日战争前所写的《圭峰旧游杂记》,他当时咏《题白沙讲学亭》诗中有“怀贤题墨满亭垣”之句,可见当年“题墨”不少。现有文字记载的李淡愚先生对联非常精彩:

讲学在名山,出北郭而来,陟彼崔嵬,预留我辈登临地;
重阳赴高会,望南洋以外,有人风雅,为筑千金纪念亭。

上联指白沙先生,郭,城墙;“陟彼崔嵬”,语出《经诗•周南•卷耳》,陟(音即),登;崔嵬,高而不平的土石山(很多资料误抄为“崔巍”,个别甚至变为“崖巍”,现以李淡愚自编联语集校正)。上联说陈白沙在名山圭峰讲学,为后人留胜迹,深一层又指思想学术境界。下联指时人,登高赴会,文人风雅,同时也会想到捐款兴建的南洋侨胞。对贴工整,内容丰富,李淡愚不愧“工于联语”的高手。

山路弯曲  人要公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民国8年至抗日战争前,新会县圭峰山玉台寺周围,兴起筑亭台牌坊热潮,新建有白沙先生讲学亭、拱璧亭、四君坟、朝安亭及思源池、李淡愚圭峰祝寿碑、明锡坊等,增添了名山秀色。但毕竟山路崎岖,不易登临,非常需要修一条好的登山道。这时,有邑人吕月樵先生在兴建明锡坊的同时想到做到了。
这条登山路大体从圭峰山入口“永镇山门”到玉台寺,民国27年(1938)夏天完成。由于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重修过(笔者其时为孩童随母亲修路),1989—1991年又用了3年时间新铺花岗岩石级,且近年修整完善,当年的路面基本被新路覆盖。可喜的是仍保留一小段当年的混凝土梯级旧路,藏在从玉台寺天王殿往右下山几十米的路旁小树丛中,且完整保留一尊路碑。碑文完好,经标点如下:

“公直路   (戊寅年何蟠初书)
圭峰为吾邑胜地,自风景促进会成立后,达筑亭台为名山增色者,接踵而起。余因建明锡坊于山之半,藉以点缀名胜,为先王父纪念,坊成,佥以山路崎岖,不易登临,余乃分命众工平榛莽、修道路,以便行人。每忆家严统漩翁、家慈杨孺人,尝谓樵曰:待人接物必须公直。樵志之不敢忘,遂以公直名斯路云。
民国廿七年夏  邑人吕月樵谨识 ”

出资兴建这条登山“公直路”的吕月樵先生,是新会吕村(今大泽镇大泽村)人。吕先生当时是崇善会主席,《明锡坊碑记》说“樵之为人持躬勤俭,待人忠厚”,“社会善举知无不为”,“施惠济众公论翕然”。可见他是一位得人尊敬的慈善家。
从“公直路碑”可知,自“风景促进会”成立后,到达圭峰筑亭台,为名山增色的一个接一个。从掌握资料看,建纪念性建筑很多,白沙先生讲学亭纪大儒陈白沙;朝安亭及思源池纪孝子;明锡坊纪耆寿,为其祖父吕明锡八九十岁高寿(“年登大耄”)而建。连这条登山路树了撰文路碑后,也成了纪念性建筑,吕先生在修路方便别人的同时,纪念其父亲吕统漩、母亲杨氏,赞扬“待人接物必须公直”的世界观,并将此路命名为“公直路”。
山路弯曲,但做人必须“公直”,值得细细品味。

“三君墓”“四君坟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俗语云:天下名山僧占尽。新会圭峰山是南粤名山,千年古刹玉台寺就建在其间。其实,名山又岂止僧占、道占,名人也占,有些地位的人、做善事的人都占,圭峰山上就有白沙先生讲学亭、拱璧亭、八贤亭、朝安亭、明锡坊等一批纪念性建筑……甚至连死人也“向名山占一席”。在玉台寺天王殿前、白沙讲学亭下就有4座坟墓,占着显要的位置。不过,这不是普通的坟墓,这里长眠的是新会一代名师和他的弟子。
    这组坟墓由一大三小组成,建于民国9年(1920)。三个小坟称“三君墓”。
中间是吴铁梅墓。吴铁梅(1827—1890)名荣泰,字文翰,古井文楼村人,是新会历史名人,入新编《新会县志续编》,清同治三年(1864)中举人,曾八次进京会试都不及第,回乡设馆授徒。他治学严谨,善于育人,慕其名来求学的人很多,晚清新会名士多出其门下,如谭镳、李淡愚、林仲駽等均为其高足,一生育才逾千人。他乐于善举,工于联语。
铁梅墓左是林仲駽墓。林仲駽(林仲肩、林仲坚)名文聪,表字仲駽,新会罗坑人,秀才,是吴铁梅的第二女婿,与李淡愚同为吴门得意弟子。他品学兼优,尤其书法、金石很精,正、草、篆、隶有独到之处,曾任冈州中学校长,是李香介的老师,终年55岁。 
    墓旁有石碑刻《吴林二公墓志》:“铁梅吴先生殁三十年,其门婿林仲坚君又殁,道德、文章仕林并倾重。余感师友谊,均为营葬大拱矣。其门下建议,谓两先生墓宜迁近圭峰白沙讲学亭,俾游览易瞻仰。余语冯平山君韪之助赀,移封植,表平素向往意,并以林君弟子关生兆沅葬其右,留纪念。后人登高凭吊,景名哲,溯师友渊源,余韵留风千秋不没,是亦名教佳话也。  民国九年,吴门弟子李春华撰书。”
    铁梅墓右是关兆沅墓。关兆沅是林仲駽、李淡愚的学生。他与师长感情深厚,李淡愚立碑在旁,墓志如下:“关生兆沅,少从余游,性勤亩,余颇器重之。旋赴港习英文,得冯君锡蕃青眼,荐于其兄平山君,授以银业要职。有所得,对于兄弟师友不稍吝。以劳病卒于香港,年廿七,不娶,无子。平山君赠葬费甚厚,余为□于圭峰玉台寺下,碑于墓侧,俾重阳游客知,关生虽年少,而师长父执辈其感情有如此者。 民国九年,友生李淡愚撰,同门李明若书。”
    从墓志可知,三君的三个墓原不在一处,是为了让“后人登高凭吊,景名哲,溯师友渊源,余韵留风千秋不没”,而迁建到一起,使两代师生永远共聚在白沙讲学亭下,满足平生向往白沙先生的心愿。
以上“三君墓”连右边一个大坟墓称“四君坟”。
大坟是李子携墓,“宗弟明若”立。明若即新会著名教育家、书法家,李淡愚的学生李钦先生,入新编《新会县志》。林君翊撰书墓志,现被水泥砂灰掩盖,如经处理可见碑刻全文。
    四个坟墓都是同年建造,为什么过去只称“三君墓”,而不提“四君坟”呢?笔者以为,“三君墓”是以李淡愚先生的名义兴建,由他亲自撰墓志、题墓碑;而李子携坟则是吴铁梅弟子的弟子李钦所立。“三君墓”以吴铁梅为中心,是看在吴氏份上。过去在墓旁植铁树古梅,寓意“铁梅”。三个小墓为中心的两旁对称有一副石柱墓联:“此地有黄云紫水,此人如铁树梅花”,是李淡愚撰联,由学生(吴门再传弟子)、民国时期新会县第33任县长霍坚的夫人李月华于1930年(庚午年)所立,而李子携墓是在对联以外。现在铁树古梅不存,此石柱墓联也只能从当年旧照片中看到。
    “四君坟”旁边有八角纪念台,刻有对联:“两代师生都向名山占一席,满城风雨偶来怀古作重阳”。
    “四君坟”上方还有一块石碑,刻着“吴铁梅太夫子墓桌,平山义塾学生纪念”,现放倒成石凳面。会城平山小学及前身“平山贫儿义塾”是著名慈善家冯平山先生于1917年创办,李淡愚为塾长,主要教师由吴门弟子担任,对平山义塾的学生来说,吴铁梅是太夫子(老师的老师)。
    由于这组坟墓与李淡愚(1859-1942)关系密切,需再介绍其人。先生名春华,号守梅居士,新会七堡人,迁会城居住,是清末廪生。以“守梅”为号,体现了其景仰老师吴铁梅的深厚感情。他从青年开始就投身教育事业,先后担任过15间义塾或学校的教务长、校长,对新会教育事业贡献良多。擅撰对联,并对汉字语音深有研究,在县内最早推广普通话。对公益事业尤其热心,常以他的名气发动旅外乡亲和富商捐资做善事,并主持兴建会城象山公园、江门白沙公园、圭峰山风景名胜,重修冈州中学校舍,殓葬鼠疫死者,调解姓氏械斗等。是新会历史名人,入新编《新会县志》。

“朝斗石”在哪里?

    几乎所有介绍圭峰山的文史资料都提及有“朝斗石”,是宋代李真人在圭峰山上“朝斗”的地方,刻有“朝斗石”三个大字,可是它如今在哪里呢?多年来不少有心人依旧史料提供的线索去寻找,但都说没有找到。笔者1995年查了一次心不息,近年很留心这件事,访问过许多人,仍没有结果。不久前一位老前辈指点了方位,说“朝斗石”在“马口石”之上,并说该石可容四五人。近日又找到了两张上世纪20年代拍摄的旧照片,为此,专程来到原来“马口石”的地方考查。
    “马口石”在玉台寺往上将到乳泉苑、有车路通往天线过脉的地方。这里花岗岩石多,有巨石像马头张口嘶风(如下图),因名“马口石”。过去泉水叮当,樵夫、游人路过都稍作休息,洗手并饮泉,说是“饮马乳”,记得小孩们戏称“饮马尿”。由于开山取石和扩改公路,“马口石”被炸,“朝斗石”也就不复存在了。这次到临原“马口石”的上面,仍是很大面积的山石。下临石涧,百丈悬崖,可极目远眺,视野开阔,心旷神怡,确实是个好地方。虽不见“朝斗石”的样子,但据清康熙《新会县志》记“大约五尺,高四尺余,平如席,傍有七石团聚”的描述,还是可以想象得到的。
    旧县志《仙释志》说,李真人名李之先,北宋皇祐年间(1049—1054)人,住会城濠桥街,跟云水真人学道,在圭峰每夜朝斗。他在今会城新朱紫路一口“水清见底,冬常不竭”的水井旁汲水炼丹,留下了今天的“炼丹井”,成为新会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传说升仙后留下仙鞋,他住的那条巷现在的老人仍叫“仙鞋里”(今新会职工中专正门前)。
    李真人的“朝斗”,是道教的一项活动。古人认为,28星宿(xiù)以北斗为中心,为群星之王。道教神中有“北斗星君”,又尊为“北斗真君”。北斗七星是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属西方大熊星座,其形像斗,又位于北方夜空,故称北斗。道教称这七星为贪狼、巨门、禄存、文曲、廉贞、武曲、破军。道教中有祭拜北斗星君得以延寿的说法。东晋干宝《搜神记》有故事:“南斗注生,北斗注死。凡人受胎,皆从南斗过北斗。所有祈求,皆向北斗。”小说《三国演义》六十九回中也有引用。朝拜北斗,是对长生的不倦追求。九月初一至初九为道教礼拜北斗日。道教洞天福地的东北千山无量观,岗北有最高峰“拜斗台”,道士中夜在其上拜北斗七星,祈万民安乐,五谷丰登,风调雨顺。
    站在原来“朝斗石”的位置附近,联想李真人的“朝斗”活动,却又产生新的疑团。这个地方环境虽好,但北面是圭峰主峰,正好遮挡观看北斗的视角,绝不是“朝斗”的好位置。查清康熙《新会县志》“朝斗石”条记:“在圭峰绝顶”;查明万历《新会县志》志“李真人”条记:“尝自负石结坛于圭峰绝顶,周三十六步,每夜朝斗。”清康熙和道光县志都一字不改照录。因此怀疑山腰的“朝斗石”是后人所作,“朝斗石”大字也必然是后人纪念刻石的。山顶一望无垠,才是观北斗星最佳地方。上面谈到的东北千山无量观“拜斗台”也是设在山峰的至高处。过去圭峰山路崎岖,山顶不易登临,将名胜建在玉台寺附近,又近原来李真人修炼的“真人庵”,而且此地环境绝佳,方便登临,未始不是后人所持的道理吧。

(《炎黄天地》2002年第2期)

 李  林


版权所有 江门市新会区景堂图书馆 地址: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仁寿路16号 邮编:529100 TEL:(0750)6662257 Email:jtlib@126.com 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粤ICP备10064452号